千炮捕鱼达人

行業資訊

降低虛高價格、取消加成 | 國務院發布《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

2019-08-08


7月31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治理高值醫用耗材的改革方案》,提出完善價格形成機制,降低高值醫用耗材虛高價格,推進高值醫用耗材改革。國家層面的高值耗材控費正式拉開大幕!


1.jpg 

《方案》旨在理順高值醫用耗材價格體系,完善全流程監督管理,推動形成高值醫用耗材質量可靠、流通快捷、價格合理、使用規范的治理格局,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人民群眾醫療費用負擔進一步減輕。
高值醫用耗材,是指直接作用于人體、對安全性有嚴格要求、臨床使用量大、價格相對較高、群眾費用負擔重的醫用耗材。

近年來,我國高值醫用耗材行業得到較快發展,水平提升、技術進步,在滿足人民群眾健康需求、促進健康產業發展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醫用耗材種類繁多、數量龐大,“小、散、亂”嚴重,引發價格虛高、過度使用等突出問題。


方案正式發布后第二天,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醫療保障局副局長李滔表示,此次改革圍繞高值醫用耗材價格虛高、過度使用等突出問題,疏堵并舉,三醫聯動,綜合施策,將聚焦促降價、防濫用、嚴監管、助發展四個方面。



一、促降價

“集中采購”和“零差率銷售”將明顯降低價格

具體來看,《方案》指出,將會從統一編碼體系和信息平臺、實行醫保準入和目錄動態調整、完善分類集中采購辦法和制定醫保支付政策等方面入手,并明確要求2019年底前,全面實現公立醫療機構醫用耗材“零差率”銷售(“零差率”銷售指的是銷售價格嚴格按采購價格執行)。


李滔表示:“根據改革方案,將完善分類集中采購辦法,鼓勵醫療機構聯合開展帶量談判采購,積極探索跨省聯盟采購,取消醫用耗材加成,實施“零差率”銷售。”


新華社記者了解到,國家醫保局正在探索研究對高值醫用耗材開展集中分類采購,包括建立醫藥集中采購平臺,要求所有公立醫療機構高值醫用耗材采購必須在平臺上公開交易,同時國家醫保局還在探索適合的集中帶量采購辦法。 


“帶金銷售”不僅發生在藥品銷售環節,也發生在醫療器械、耗材等環節,高值耗材價格虛高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就醫負擔,未來降價已是大勢所趨。


此次《方案》提到的高值醫用耗材集中采購,被業內解讀為高值耗材領域的“4+7”。2018年底國家組織的藥品“4+7”帶量采購,使采購品種的價格平均下降了50%以上,單個品規的最高降幅達到了96%,降價效果明顯。業內人士表示,“4+7帶量采購之后,集中采購已經成為降價的重要手段。”


《方案》正式發布前不久,安徽省率先在全國開展高值耗材集中帶量采購談判試點,從8月 1日公布的中標結果來看令人驚喜:骨科脊柱類材料國產品類平均降價55.9%,進口品類平均降價40.5%,單個組件最大降幅95%。


李滔介紹:“近期在國家醫保局的指導下,安徽、江蘇等省份正在著手開展骨科材料、支架等一些高值醫用耗材的帶量采購試點,而且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效果。國家醫保局準備在總結各地試點經驗基礎上推動更大范圍內的高值醫用耗材帶量采購。”



二、防濫用

“臨床路徑管理”和“醫保智能審核信息系統”將顯神通


《方案》要求,規范醫療服務行為,嚴控高值醫用耗材不合理使用。“落實醫療衛生行業管理責任,完善臨床診療規范和指南,加強手術跟臺管理,建立院內準入遴選、點評和異常使用預警等機制。加強定點醫療機構行為管理,完善醫保智能審核系統,建立‘黑名單’制度。”李滔表示。


目前在我國除了有“藥品大處方”問題,醫用耗材也呈現出不同程度的過度使用現象,今年7月江蘇省某三甲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被當地紀委和監察機關調查,網傳原因即為被舉報“亂裝心臟支架,每個收一萬元回扣”。 《方案》提出嚴格臨床路徑管理和完善醫保智能審核信息系統。臨床路徑管理針對一個病種,制定出醫院內醫務人員必須遵循的診療模式,使病人從入院到出院依照該模式接受醫療服務;醫保智能審核信息系統可對醫保基金支付的各項費用進行智能審核和相應扣款,同時對超出規則的處方進行實時分析并給予警告。從而規范治療過程,減少不合理診療行為,降低醫療費用。



三、嚴監管

“追溯體系建設”和“兩票制”將成為重要抓手


《方案》提出,完善質量管理,嚴格注冊審批,建立追溯體系和產品質量終身負責制。例如,強化流通管理,公立醫療機構要建立配送遴選機制,鼓勵各地通過“兩票制”等方式減少流通環節。

過長的醫用耗材流通鏈條,導致產品價格虛高、質量追溯難等一系列問題的出現,必將加速各省啟動嚴格監管程序。
目前全國已有近20個省份明確要執行高值耗材“兩票制”,但實際落地的省份并不多。隨著此次《方案》發布,預計今年下半年將是各地高值耗材“兩票制”落地的加速期。



四、助發展

“按病種付費和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DRGs)”將促使醫療機構主動控制高值醫用耗材使用


為保障改革落地見效,《方案》還強調要堅持三醫聯動,強化組織實施,提出要加大財政投入力度,合理調整醫療服務價格,深化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快建立符合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等配套措施。


DRGs是根據住院病人的病情嚴重程度、治療方法的復雜程度、診療的資源消耗(成本)程度以及合并癥、并發癥、年齡、住院轉歸等因素,將患者分為若干的“疾病診斷相關組”。以組為單位打包確定價格、收費、醫保支付標準。


配合取消耗材加成,耗材打包收費,核心就是按病種收費。在這種打包收付費方式下病人使用的藥品、醫用耗材和檢查檢驗都成為診療服務的成本,而不是醫院獲得收益的手段。


 此次國家層面專門針對高值醫用耗材出臺改革方案,直擊行業命門。多年來不同部門相繼出臺了多個文件,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高值耗材的問題。但是,此次改革方案,思路明確,從生產到流通再到使用環節,環環相扣,招招見效,責任單位、任務時間步步為營。 未來,可以預見,高值耗材集中帶量采購將會在全國加速推進,高值醫用耗材將全面取消加成,“兩票制”各省落地將加快,同時各省最低價全國聯動。公立醫院高值醫用耗材監控將常態化,整治高值耗材回扣將愈加嚴格,這意味著高值耗材控費將迎來最嚴監管時代。




上一條:【驚呆!】我國居民生命的最后8年多竟在病床上度過

下一條:摘選|國務院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

返回列表